亞特蘭蒂斯的沉沒如何改變我們的實相

過去發生的事,正影響著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將近13,000年前,我們星球上發生的一些戲劇性的事件,完全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和詮釋實相的方式。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所有經驗,包括我們正在使用的科技、曾經爆發過的戰爭、我們所吃的食物、甚至我們理解生活的方式,都是在亞特蘭蒂斯末期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所導致的直接結果。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01  

萬物彼此相聯!只有一位神,對應著一個實相,但是詮釋這個唯一實相的方式幾乎有無限種。有些實相是很多人一致認同的,這樣的實相被稱為意識層次。我們將會明白,某些特定的實相是數量極大的存有們所認同的,包括我們正在經歷的這個實相。

我們曾經以非常高的覺知存在於地球上,遠超過我們現在所及,以至於我們甚至無法想像我們曾經存在的狀態。由於那些發生在16,000~13,000年前的一些特別的事件,人類從非常高的地方墜落,(這種意識上的墜落)非常像穿越空間的墜落,在一個無法控制的意識螺旋裡往下掉,穿過許多意識層次,下降了很多個次元,增加了很多密度,直到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我們稱為地球上的第三次元——現代世界。

我們在生理上、在實相中運作的方式上,發生了改變。其中最重要的改變是我們呼吸Prana的方式(Prana是梵文,指這個宇宙的生命能量)。對於我們的生存來說,Prana比空氣、水、食物或其他任何物質都更重要。我們攝入這種能量的方式,從跟本上影響著我們對實相的理解。

亞特蘭蒂斯以及更早的時代,我們呼吸Prana的方式直接影響著環繞在我們身體周圍的電磁能量場。能量場的所有形式都是幾何的,而我們要運作的是一個星四面體,它由二個反向相嵌的四面體所組成。也可以把它看做一個三維的大衛星、六芒星。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02   

向上的四面體尖端止于頭頂上方一個手掌的長度,向下的四面體的尖端止于腳底下方一個手掌的長度。連接上下兩個尖端的管道貫通人體的主要能量中心(脈輪)。管道的直徑是你的最長手指指尖與拇指指尖相碰時所圍成的圓周直徑。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03

亞特蘭蒂斯沉沒之前,我們常常讓二股Prana沿著這個管道同時上下流動,而這二股Prana的流動會在某一個脈輪的內部交匯。至於具體Prana如何交匯、在哪裡交匯,在古代科學一直是個重要的問題,宇宙各地至今仍然還在研究。

人體中另一個重要的部位是松果體,它幾乎位於頭部的中心,對於意識有很大影響。它已經從原來的乒乓球大小萎縮成現在乾癟的豌豆,因為我們很久以前就忘記了怎麼使用它。而如果你不用它,你就會失去它。

Prana的能量通常會流經松果體的中心。根據《光,未來的醫學》的作者賈寇柏•賴勃曼的說法,這個腺體看起來像一隻眼睛,你可以說它是一個眼球,在某處有個開口,開口處有一個聚光透鏡;它是中空的,內部有顏色感受器。它最初的視野(雖未經科學證實)是朝上,朝向天空的。松果體腺可以從它被設定的方向起看到90度以內的東西,就像眼睛可以從我們面對的方嚮往上90度仰視。只不過我們看不到的是我們的後腦,松果體看不到的是下方的地球。

即使是萎縮的松果體,也蘊含著所有的神聖幾何和對“如何準確地創造實相”的理解。它就在那兒,每個人都有。但是我們現在無法取得這種理解,因為我們在墜落時失去了記憶,而沒有這些記憶,我們開始以不同的方式呼吸。我們不再從松果體攝入Prana並使它上下流經中央管道,我們開始透過鼻子和嘴呼吸。這使得Prana繞開松果體,導致我們以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對唯一實相的另一種詮釋(稱為善惡或二元意識)來理解事情。這種二元意識的結果導致我們認為自己是從身體的裡面往外看,讓我們感覺與外在分離。感覺起來很真實,事實上並不是。這只是我們處於墜落狀態時對實相的觀點。例如,發生的任何事都沒有錯,因為神控制著發生的一切。

從二元的觀點來看這個星球和它的進化,在正常的進化曲線上,我們不應該墜落到這裡。某件沒有預料到的事情發生了。我們經歷了某種突變,某種染色體斷裂。所以幾乎13,000年來地球一直處在危急情況中,許多不同意識層次存有們一起努力試著找出讓我們回到曾經所處的進化道路上的方法。

這個意識上”失誤”的墜落和緊接著為了重回正軌的努力使得一件”真正的好事”—一件並非預期,令人驚訝的事—發生了。那些來自整個宇宙嘗試在這個問題上幫助我們的存有們,開始在我們身上進行各式各樣的實驗,有些是合法的,也有未經授權。他們從某個特別的實驗中得知:在幻境中,沒有人可以理解實相,除非他來自遠古的合一文明。

梅爾卡巴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04  

在這個故事中還有另外一個主要部分。13,000年前我們可以覺知到一些我們現在已經完全遺忘的、關於我們自身的事:環繞身體周圍的幾何能量場能夠以某種特別的方式啟動,這仍然與我們的呼吸有關。這些能量場曾經在我們身體周圍接近光速旋轉,但是在墜落之後,它們開始減速直到不再轉動。當這個能量場恢復並開始旋轉,就稱為梅爾卡巴,它在這個實相的用途是無與倫比的。它讓我們對“我們是誰”有一個更廣闊的覺知,將我們與更高的意識層次連結,並且恢複我們關於無限可能的記憶。

一個正常的、旋轉的梅爾卡巴直徑有5060英尺,與人的身高成正比。旋轉的梅爾卡巴,可以用適當的儀器在電腦螢幕上看到它的轉動,它的外型就像銀河的熱紅外圖,這也是傳統飛碟的基本模型。

梅爾卡巴梅爾卡巴)由三個更短的片語成,來自古老的埃及。其它的文化可能記做merkabah, merkaba, merkavah。它有很多種發音,但一般把三個音節分開讀,每個音節都是重音。Mer指的是某種特定的光,只有在第十八王朝的埃及才被理解。它看起來像是兩個反向旋轉的光場在同一個空間轉動,由某種呼吸模式產生。Ka是指單個靈魂。而Ba指的是靈魂對它的特定實相所做的詮釋。在我們的實相中,Ba通常被定義為身體或物質實相。在其他不具形體的實相中,它指的是靈魂對它們所帶來的實相的詮釋。

所以梅爾卡巴是一個互轉的光場,同時影響著靈魂和身體。它是一個能把靈魂和身體(或是某個存有對實相的詮釋)從一個次元移到到另一個的載具。事實上,梅爾卡巴能做的不僅於此,因為它不但能創造實相,而且能在實相之間移動。然而,我們把主要焦點放在它可以作為次元間移動的載具,它能夠幫助我們回到初始較高的意識狀態。

 

回到我們原始的狀態

明確地說,回到我們的初始狀態是一個自然的過程,這個過程的難易程度與我們的信仰形式息息相關。然而,只是簡單地用上梅爾卡巴的技巧,例如修正呼吸模式,或從內心了悟到,所有生命形式之間的無限連結是不夠的。至少還有另一個因素比梅爾卡巴本身更重要,那就是對於神聖之愛的理解、實現並生活在其中。因為神聖之愛(有時稱為無條件的愛)是將梅爾卡巴變成活化光場的主要因素。沒有神聖之愛,梅爾卡巴就只是一部機器,而這部機器有其限制,無法讓創造它的靈魂回家,到達最高的意識層次:這時的觀點沒有層次之分,或者說,沒有觀點。

為了超越某一次元,我們必須去體驗並表達無條件的愛。地球正離開這個分離主義的世界,快速地朝更高的次元移動。在那裡我們會獲得,與所有生命完全合一的感受和知識。在我們的回家之旅中,隨著我們繼續向上穿越每一個次元,這種感受將不斷地成長。

隨後我們將探索一些打開心輪的特別方法,點燃慈悲的、無條件的愛,讓你獲得直接的體驗。如果你能夠讓它發生,你也許發現一些不曾知道的關於你自身的事。

親愛的讀者:工作坊中的有些過程無法通過錄音帶或本書來重現,因為它們完全是體驗上的。體驗與知識一樣重要:如果沒有體驗,知識是毫無價值的。現在,我們唯一能給與這些經驗的方式是通過現場工作坊的口語傳達,但未來也許會有變化。

個更高的、包含著三次元實相的實相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05  

另一個我將討論的內容,有很多名字,但現在的術語中,它通常稱為高我。在高我的實相裡,我們同時存在於這個世界以外世界。還有很多次元和世界遠超過人類想像力的。這些次元數學上非常精確,次元間的間隔相當於音樂八度間的關係,相當於生命各方面之間的關系。但是,現在你的第三次元意識可能已經與高我切斷了連結,所以只能意識到地球上發生的事。存有存在于自然未墜落狀態基準就是:同時覺知到幾個次元(就像音樂的和絃),直到最後,隨著他們成長,他們可以同時覺知到任何地方的任何事情。下面有個不尋常的例子,但它可以說明我正談論的事:

目前我正與一位可以同時覺知到許多次元的人保持聯繫。她坐在房間裡,卻可以從外太空觀察。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要求她去觀察某個人造衛星,並提供一些只有在那人才可能知道的資訊。她讀出了儀器上的資訊,研究她的科學家個個目瞪口呆,無法能理解她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她說她飛到那顆人造衛星旁然後看到了那些資訊。她的名字是MaryAnnSchinfield,她是個瞎子,卻能夠在房間裡穿梭,沒有人知道她看不見。她是如何做到的?

她最近打電話給我,問我要不要通過她的眼睛來看,我當然願意。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後,我的視野被打開,我看著一個充滿我視野的巨大螢幕(或者是通過它在看),就好像我沒有身體地快速飛過太空。透過她的眼睛,我可以看到星星,那一刻她和我正飛過一系列移動的彗星,並且還很靠近其中的一顆。

這是我經歷過的最真實的一次出體經驗。在那個大螢幕周圍約有12~14個更小型的螢幕,每個都有著飛快的影像。右上角的那個螢幕快速閃動著三角形、燈泡、圓圈、波紋、樹和方塊等圖像,正是這個螢幕告訴她,她的身體所處的空間裡有什麼,她能通過這些看似無關的圖像來"看”。另一個左下方的螢幕用來與太陽系內其他外星生物溝通。

這是一個存在於地球三次元的身體內,卻有著其他次元的完整記憶和體驗的人。這種跨越實相的方式並不常見。通常人們並不觀察內在的螢幕,但是我們的確存在於許多其他的世界,即使大部份人很少覺知到。

你們目前可能存在於五個或更多的次元。雖然在這個次元和其他次元之間有裂痕,但當你與你的高我連結時,那個斷層就會被修補。此後,你開始覺知到更高的次元,而更高的次元也開始更加注意你——溝通開始了!與高我的連結可能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這比理解我將給你的任何知識、比學會啟動梅爾卡巴都更重要。因為一旦連結了高我,對於如何一步一步地穿越任何實相前進,以及如何讓你回到神的完整意識,你會得到完全清晰的知識。當你連結了你的高我,其餘的事情會自動發生。你仍然過你的生活,但是你做任何事時,在你的行動、思想和情感中都將帶有巨大的力量與智慧。

如何正確地連結自己的高我,是許多人(包括我自己)一直想要瞭解的。許多人以某種方式連結了高我,卻不知道是如何發生的。在這裡,我會試著解釋如何正確地與你的高我連結。我將盡力而為。

 

左腦和右腦實相

另外,我會花大約一半的時間在左腦的知識,例如幾何學、一些事件和各種大多數靈修者認為完全不重要的知識。我會這麼做是因為在我們墜落的時候,我們將自己分為兩個(事實上是一分為是三,但主要的部分有二)主要部分,我們稱為男性和女性。我們的右腦,控制左半部的身體,是我們的女性部分。這是我們的心理和情感所在。這個部分知道:只有一個神,對應著一個實相。雖然它無法解釋,但它就是知道這個真理。所以我們在女性部分沒有太多問題。

問題在於大腦的左邊,男性部分。因為男性大腦的本質是取向性、目的性,它的邏輯成分前傾(具支配性),而女性大腦的邏輯成分後縮(不具支配性),男性和女性的大腦互為鏡像。左腦向外看實相的時候,無法體驗到合一,它看見的是分割與分離。因此,當我們下降到地球的三次元時,我們的男性部分會有許多問題。甚至我們最主要的聖書(古蘭經、希伯來聖經和基督教聖經)都把所有的事情分為相反的兩面。左腦體驗到有一個神,但是也有一個魔鬼,也許沒有神那麼強大,但也有巨大的影響力。連神都被二元化為擁有黑暗與光明兩種相反力量的兩極(並非這些宗教的所有派別都如此,他們中有少數派別知道:只有一個神)

直到左腦能夠通過任何事來看到合一,知道確實只有一個靈魂,一個力量,一種意識完全穿透現有的任何事;直到它明白合一並且毫不懷疑,不然大腦將與它自己分離,與完整分離,與它潛能的完整性分離。即使對於合一最微小的懷疑,都足以讓左腦把我們拉回來,而讓我們無法在水上行走。記住,當耶穌要求湯瑪斯在水上段時間行走時,只要在他的大腳趾上有一個細胞說:“等一下,我做不到”。他就會落入(二元實相的)冷水之中。

我們將帶著這些知識去哪裡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06  

我會花大部分的時間讓你衝破懷疑的陰影,讓你相信:唯一的神創造了現有的一切,正是它形成了你身體周圍電磁場。場中的幾何形式同樣也出現在一切事物(行星、銀河、原子、…)的周圍。我們將仔細檢視這個藍圖。

我們會花相當長的時間研究地球歷史,然後慢慢地移動到現在。因為這對我們現在的狀況十分重要。如果我們不知道過程中發生的事情,就無法明白我們是如何變成今天的樣子。它們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舊事不斷地重演,現在仍在進行。事實上,它從未停過。

你們之中那些右腦主導的人可能很想跳過這些左腦的知識,然而對你們來說,清楚地知道這些,是很重要的。左右腦的平衡將換來靈性的健康。

當左腦看見絕對的合一,它開始放鬆。你的胼胝體(連結兩個腦半球的纖維叢)以一種新的方式打開,左右腦之間的連結變得更寬,流動開始發生,資訊往復傳送,兩個大腦半球開始彼此整合、同步。如果你用生物回饋的方法去觀察,你可以看到這些情況發生。此時,松果體也以不同的方式開啟,讓你能夠通過冥想來啟動你的梅爾卡巴光體成為可能。此後,使我們原有的更高的意識層次得以再生和恢復的全過程開始發生。這是一個成長的過程。

如果你正在進行某一靈性修持,不需要為了開始運作梅爾卡巴而停下來(除非,你的老師不希望你混著修)。一旦你的梅爾卡巴開始旋轉,任何基於真理的冥想都會有顯著的效果。為了讓你確定,我再一次重複這句話:梅爾卡巴的光體不會否定或禁止任何基於“只有一位神“的冥想方法或宗教。

到現在為止,我們談的都是靈性的入門。這還只是個開始,但也是最重要的步驟。

你的左腦也許會喜歡這些知識,最好你能將他們清楚地歸納整理。當然你也可以輕鬆一點,把這部分當作探險故事來讀,鍛煉一下想像能力。不管你怎麼讀它,開始讀才是重要的。你會收穫你想知道的任何知識。

那麼,本著合一的精神,讓我們一起開始這趟探索的旅程。

 

挑戰前人的信仰模式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07  

很多我們現在認同的想法和我們在學校學到的”事實”都不是真實的,現在全世界的人都開始意識到這一點。當然,那些模式在被教導的時候,都被認為是真的。而下一代觀念和想法改變後被教導的“真理”就不一樣了。例如,從90年前起直到現在,人們對原子的概念就有著戲劇性的改變。現在人們已經不再堅持某個概念,僅僅只是使用它,但可能帶著錯誤的理解。曾有一段時間,原子的結構被看成一個西瓜,電子則是分佈其中的西瓜籽。而現在量子力學給我們呈現出一個全新的微觀世界。

還有很多其他方面我們都以為是真理,可那完全不是。長久以來,我們一直認為地球是唯一有生命的星球。我們內心深處知道這不是真的,然而在現代,這個星球不會承認這個事實。即使五十年來,世界各地確鑿的UFO目擊證據的從未停止出現過。因此,我們將要探討一些暗示宇宙更高等意識存在的證據,不僅在那些遙遠的星星上,而且也許就在這地球上。

 

異常現象合集

“多貢”(Dogon)部落、天狼星B和海豚

(下)中的資訊來自一本談天狼星的書:天狼星之謎,作者RobertTemple。我聽說他選了1012個主題,儘管每一個主題的觀點都完全不同,卻都得到相同的結論。令我感到高興的是,其中的一個主題與我們將要談到的主題的另一方面有關。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08  

RobertTemple是最早揭露非洲廷巴克圖附近多貢族的人,雖然科學家已經知道了很多年。以我們現在的世界觀來看,他們不可能以任何方式獲得他們留存的這些知識,而這些知識讓我們知道:我們並不孤獨。

在多貢族領地有個洞穴一直延伸進一座山,洞穴裡是至少700年前的壁畫。部落裡的聖人坐在洞穴入口以守護它。這就是聖人終生的工作。族人供養他、照顧他,但是沒有人可以碰他或接近他。等他死後,另一個聖人會接替他的工作。

洞穴中有很驚人的圖畫和資訊,我將告訴你們其中兩個,僅僅是兩個。

首先要談的是天空中最亮的星星:天狼星,現在稱為天狼星A。如果你找到獵戶座腰帶(三顆星連成一線),沿著線往左邊,你會看到一顆非常亮的星星,那就是天狼星A;然後順著獵戶座腰帶往上約剛才的兩倍距離,你會看到昴星團。多貢族洞穴中的資訊明確指出,有另外一顆星圍繞著天狼星旋轉,他們對這顆星的描述非常詳細:這顆星非常非常古老,非常小,由“宇宙間最重的物質”所構成,繞天狼星旋轉的週期50年”。天文學家在1862年才證實天狼星B(白矮星)的存在,而其他細節到最近15~20年前才證實。

你將會明白,恒星與人類非常相似,它們是有生命的,像人類一樣具有個性與氣質。從科學層面來說,它們有成長階段。它們開始的時候主要成分是氫,就像我們的太陽一樣,兩個氫原子發生核聚變反應形成氦,這個過程創造了我們星球上所有的生命與光。

隨著它進一步成長,另一個核聚變反應開始:三個氦原子結合形成碳原子。這個成長過程持續經歷幾個不同的階段,直到自身的能量無法再維持核聚變反應,此時這顆恒星的生命也達到終點。就目前我們所知道的,當恒星的生命到了盡頭時,它有兩種可能性:第一,它可能爆炸變成一顆超新星(巨大的氫氣雲),成為孕育新恒星的發源地;或者迅速地膨脹成為紅巨星,在巨大的爆炸中吞沒周邊所有的行星,燃燒它們,並摧毀整個系統,然後持續膨脹很長的時間,最後慢慢萎縮成一顆晚期的小恒星,我們稱為白矮星。

科學家發現繞天狼星轉的就是一顆白矮星,與多貢族人所說的完全符合。科學家開始去研究它的重量,想看看它是不是“宇宙中最重的物質”,約二十年前最原始的估算是每立方英寸兩千磅,這確實稱得上是很重的物質。但現在的科學家知道這只是極其保守的估計。根據最新的資料,每立方英寸約有150萬噸。除黑洞外,這確實像是宇宙中最重的物質。

此外,科學家研究出天狼星B繞天狼星A的週期為50.1年。多貢族的說法絕對不是巧合,實在太接近了。但

是一個古老的原始部落怎麼會對一顆我們到本世紀初才有能力測量的恒星瞭解得如此詳盡?

而這些只是他們的部分知識而已,他們還知道太陽系中所有的行星,包括海王星、冥王星、天王星(我們最近才發現)。他們準確地知道接近星星時看起來的樣子,那是最近我們的衛星到了太空才看得見的。他們也知道紅細胞、白細胞以及人體各種生理學知識,這也是我們最近才瞭解到的。

自然地,有一個科學小組被送往該地區,想去瞭解他們是如何獲得這些知識。其實這對那些研究者而言可能是個大錯誤,如果他們承認多貢族真的擁有這些知識,那他們也必須承認多貢族獲取這些知識的方式。科學家問你們怎麼知道這些事?”多貢族人回答說,是洞中牆上的畫展示給他們的。這些畫顯示一個飛碟從天而降,以三隻腳架著陸,飛碟上的生物在地面造了一個大洞,注滿水,從船上跳入水中,然後來到水邊。這些生物看起來像是海豚;事實上,也許它們就是海豚,但我們不確定。他們開始跟多貢交流,描述他們從哪兒來,並告訴多貢族人這些知識。

科學家們聽完後,呆坐著,最後說:“Noo!我什麼也沒聽見!”因為這不符合他們自認為瞭解的任何東西,只好把這些事情隱藏在心裡。大部分的人,包括科學家,都不知該如何處理這些事實。因為已經有太多像這樣的事情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要我們無法把這些不尋常的知識與我們自認為了解的知識整合在一起,我們就只好置之不理。因為如果我們承認它,那麼我們的正統理論就不起作用了。

接下來,我們要談一件多貢族知道的另一件事。(下圖)是多貢洞穴中的一幅壁畫。科學家們並不知道上面畫的是什麼,直到後來電腦類比了19121990年間,從地球上看天狼星B繞天狼星A轉動的軌跡。模擬結果與這幅壁畫一模一樣。而在至少700年前,海豚就告訴了多貢族這幅圖景。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09  

當這些資訊被揭露之後,我發現1912年和1990年都是非常重要的年份,事實上,19121990年這段時期可能是地球歷史上最重要的時期之一,這點我會在後面解釋。但是簡短地說,1912年是時間旅行實驗開始,當時在灰人和人類之間做實驗;1990年正是地球的揚升網格完成的第一年。這段時期還有很多事情發生。多貢族的壁畫上準確地指出這段時期,無疑是某種預言。

秘魯之旅和更多多貢的證據

我第一次瞭解到多貢是在198283年,我與一群研究多貢族的人共事,他們去過那裡與多貢族交流。1985年我帶了一群人去秘魯,其中有個人正是多貢研究者之一。我們住進庫斯科一家叫做聖奥古斯丁的豪華旅館,打算第二天徒步四十英里長穿越山頂的印加古道,到達海拔2350米的馬丘比丘,風景極為美麗。

我們的旅館隱匿在城鎮中心的高牆後面,是一棟西班牙風格的泥磚豪宅。我與那位多貢學者同住一間房以節省費用,他不斷地告訴我許多他們正在研究的事,比我們在這裡討論的多得多。當我們拿到房間牌號時,他興奮地大喊:“23號!多幸運!”在非洲多貢人居住的地方,天狼星會消失在地平線下幾個月看不見,直到723日的清晨,在太陽升起的前一分鐘,它從正東方出現,閃耀著紅寶石光芒。所以你能看見天狼星很短的時間,然後它就消失了(被太陽光擋住)。這稱為天狼星的偕日升,不僅是多貢或埃及,對大多數古老民族來說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

在這個時刻,天狼星、太陽和地球連成一線。在埃及,幾乎所有的廟宇都建在這條線上,包括獅身人面像的視線。很多廟宇會在牆上鑿一個小洞,在另一面牆上鑿另一個洞,一直通到一間昏暗的密室,這間暗室的中央擺上一個刻有小印記的立方體(或黃金比例的長方體)花崗岩聖台。在天狼星的偕日升時,一道紅寶石的光芒就會進入暗室,照射在聖壇數秒鐘,宣告新年的開始,這也是古埃及天狼星曆的第一天。

當我們走進房間,把行李放下,我們同時注意到了床單上的圖樣,(下圖)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10  

我們站在那裡5分鐘,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大腦飛速運轉著試圖理解這到底是怎麼了。如果你在看看那個多貢族壁畫裡從飛碟裡鑽出來的生物,你會發現床單上印的圖樣居然非常相似:一半在水中,一半在空氣中,暗示是呼吸空氣的哺乳動物;他們的尾鰭是水準而不是像魚一樣垂直的。海洋生物中唯一有這種尾鰭的是鯨類,例如海豚與鯨魚。

但是多貢在非洲,而我們現在是在秘魯。我們問旅館的人對這個符號瞭解多少,他們知道的並不多,他們多數是西班牙後裔,不瞭解印地安神話和創世的古老傳說,所以不知道這個圖騰所代表的意思。

為了進一步瞭解,我們租了一部小車到城裡逛,去問問其他人。最後我們來到的的喀喀湖,與印地安人的一支——烏魯斯人交談,我問道:“你們對這個圖案瞭解嗎?”他們說“噢,是的。“接著講了一個與多貢族非常相像的故事:一個飛碟從天而降,登陸在的的喀喀湖的太陽島上,這些像海豚的生物躍入水中,來到人們身邊,告訴人們他們從哪兒來,並且與前印加文明產生了親密的關係。根據這個故事,正是這種與天人(SkyPeople)的聯繫,造就了印加帝國。

我驚訝得目瞪口呆,後來澳洲《SimplyLiving》雜誌出版了一系列的文章完整地描述了這個主題。當人們開始進行調查,他們發現全世界的文明都有一個類似的故事。光是地中海就有十二個。我們以後再來仔細聊聊關於海豚的故事,似乎它在地球意識的開展上扮演了一個極其重要的角色。

獅身人面像存在多少年了?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11  

接下來的發現可能是地球上最重要的發現之一。舒瓦勒•盧比茨是一位自學成才的著名埃及考古學家,曾寫過許多書籍。他和他的繼女LucieLamy展現了他們對神聖幾何與埃及文化的深刻理解。

四十年前,舒瓦勒•盧比茨在觀察獅身人面像時,開始對其表面巨大的磨損特別感興趣。獅身人面像的背面,有12英尺深的磨損,而這種磨損與埃及的其他建築物完全不同。其他建築物上由風沙侵蝕造成的磨損的程度與有4,000年歷史的建築應有的磨損程度一致。但是獅身人面像的磨損看上去似乎還經過水的沖刷而更平滑。根據主流的看法,獅身人面像、大金字塔還有其他相關的建築物都是建於4500年前法老胡夫的埃及第四王朝。

埃及考古學家一直排斥著,不去瞭解這個矛盾,這種情形持續了約四十年。其他的人也都注意到這點,但埃及人就是不願承認這個明顯的事實。後來一個叫約翰•安東尼奧•韋斯特的人開始感興趣,他曾寫過許多關於埃及的書,包括《空中的巨蛇》及一本很好的埃及旅遊書。當他聽說關於獅身人面像的爭論後,親自跑去察看,他發現它的磨損非常深,確實看起來像是水所造成的。他也發現,就像舒瓦勒•盧比茨一樣,主流考古學家無法接受這種看法。

我認為他們的否認是有某種原因的。我並不是懷疑主流的宗教信仰,只是純粹地報告:全世界有五千多名埃及考古學家,而他們在許多方面都已達成共識,這種共識也已經成為傳統。在普遍認同的金字塔建成年份上,他們也有少許改變,但不多,也不會改得太頻繁。這些考古學家都是穆斯林教徒(除了少數例外),他們的聖書是可蘭經。在他們的傳統中,創世開始於六千年前。所以如果一個穆斯林教徒說某個建築物是八千年前所建造的,那他就是質疑他們的聖經。他們不能這樣做,就是不能。所以他們不談及它,不會討論它。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12  

只要你說任何東西有六千年以上的歷史,他們就不會同意。他們會不顧一切地維護他們的信仰,確保沒有任何人知道超過六千年歷史的任何人造物體存在,例如他們將第一王朝的金字塔團團圍住,並在圍牆內外建立軍事防禦工事,所以沒有任何人可以進入。為什麼?因為它比最早的薩卡拉金字塔的年代更久遠,在六千年之前或接近六千年。所以約翰•安東尼奧•韋斯特從埃及考古界外帶來一位名為RobertSchoch的美國地質學家,他從一個完全不同的、科學的角度做了一次電腦分析。結果發現獅身人面像確實有經過水的磨損,在沙漠中經歷了至少七千年。

最重要的是,經電腦模擬,造成這樣的磨損要經過至少1,000年連續猛烈且每天24小時持續不斷的雨水侵蝕。這意味著獅身人面像至少有8,000年了,因為不太可能會有持續1,000年的傾盆大雨,他們估計獅身人面像至少應有10,000~15,000年,或許更老。這個證據將是地球上長久以來最有力的發現,它對世界觀的衝擊將比其他任何可能的發現都更大。儘管如此,它還沒有進入學校教材或常識中。大部份的科學家經過注視、檢驗、思考、討論,最終,都認定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獅身人面像的年齡至少有10,000~15,000年,或者更多。這已改變了前沿考古學者的整個世界觀。根據我們目前所知道來判斷,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人類是約西元前3800年前的蘇美人。在那之前,除了多毛的野蠻人外,整個星球沒有任何文明存在,但現在我們卻發現了1000015,000年歷史的人造的、象徵著文明的東西。這推翻了一切!

在過去,當像這種對世界觀有重大影響的東西一旦被發現,大約須要花上一百年左右,才能將其傳播至人群中,成為共識。但是今天,通過電視、電腦、網路等管道,將會快得多!現在科學界空前地正視柏拉圖提及的另一個文明,另一個大陸——亞特蘭蒂斯

獅身人面像是這星球上最大的雕塑,它不是由多毛的野蠻人所完成的,而是由一個非常精密複雜的文化所完成的,而且不是由任何我們目前所知地球上的人所完成的。這是第一個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明文明的真實年齡的確鑿證據,還有許多的其他證據,只是人們不將其公開。而獅身人面像的這個資訊使我們的世界觀產生了一個裂縫,它發生在1990年,並且現在這個裂縫正在變大,現在我們有公認的證據:早在10,000年前,地球上就有高等文明存在,這將完全改變我們對自己的看法。

愛德格•凱西(EdgarCayce),獅身人面像和記錄大廳

獅身人面像引起的改變非常有趣。研究與啟蒙協會(ARE)是一個基金會,基於“沉睡的先知“——愛德格•凱西的教導,他們表示獅身人面像下有進入記錄大廳的通道,據說記錄大廳是藏有地球上古老文明存在的證據的密室。

凱西是一位特別有趣的先知,他一生中做了大約14,000個預言,而到1970年時,其中12,000個已經實現,

另外2000個時候未到。在那些預言中,他只犯了一個小錯誤:他收到一名法國男子的來信,請求他為他做一個健康的預測,凱西誤給他的雙胞兄弟做了預測,那是他唯一的錯誤。他的預言全都準確地實現了,直到1972年之後,錯誤開始發生,後面我會解釋為什麼恰好在這特別的時間。另外,對於那些認為凱西的預言“亞特蘭蒂斯會在1970年前上浮到水面”沒有實現的人們,請查看1970年一月份的《生活》雜誌,許多島嶼確實浮現在凱西所說的亞特蘭蒂斯所在地,有的再次沉入海洋,有的至今還在水面。

根據凱西所述,獅身人面像的右爪就是通往記錄大廳的入口,透特與凱西都曾經說過在獅身人面像附近的一個地下房間內藏有絕對可以證明很久以前就有高等文明存在的物體。透特說,它可以證明:這些高等文明存在於550萬年前。相比之下,我們的文明水準就像個孩子。

事實上,根據透特所說,這個星球上的文明可以追溯到五億年前,而我們最早的文明來自恒星。但是在550萬年前,發生了非常巨大的變化,影響了阿凱西記錄。我無法理解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我非常瞭解阿凱西記錄,任何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永遠以振動的方式保存在阿凱西記錄裡。所以我無法理解阿凱西記錄是怎麼被摧毀的,但事實就是這樣。

透特Thoth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13  

誰是透特?插圖是埃及聖書字,也就是象形文字。不只是上面那部分,圖中的一切都是象形文字。“象形文字”意指神的文字,這些象形文字被畫在紙沙草上,據推斷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紙。圖中描述的是一個名叫透特Thoth)的人,其中o要發長音。象形文字裡顯示他的肩膀寬厚,頭是一種叫做朱鷺的鳥類。他的右手握著紙草蘆葦杆,因為他正是把書寫介紹到這個世界上來的人。這是一個極其重要的事件,或許這是曾經發生在地球的這個週期中最具影響力的行為。在我們所知的歷史中,這比任何其他單一行為都更能改變我們的進化和意識。

透特的左手也握著一樣東西,叫做生命十字章(ankh),是永生的象徵,也是古埃及時代主要的象徵之一。環繞我們身體周圍的電磁能量場形狀就像生命十字章。根據埃及人的觀點,回想起它,是我們回歸永生、回到自由的開始。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14   

在我第二次埃及之旅時,我到處尋找這種叫朱鷺的小鳥。我推測它們可能生活在蘆葦草當中,因此我帶相機在蘆葦草中尋找,但始終沒看到一隻。直到我返回美國新墨西哥州中部的阿布奎基動物園才拍得照片。它們看起來像是短腳的鸛,有著粉紅色羽毛。

 

我的故事

開始於伯克利

你們有些人可能無法接受:與其他次元存有交流是可能的。但它確實在我生命中發生過,我沒有渴求過它,但它就是發生了。從那以後,我幾乎每天都與透特跨跨次元交流,持續長達數年。現在我知道,當我還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念書時,我與透特的個人關係就已經開始了。

我主修物理,副修數學。那時我只差1.25個學分就可以畢業了,但我決定我不要學位,因為我發現關於物理學家的某些東西讓我打消繼續獻身物理學的念頭。我認為物理學一點兒也不科學,但現在我已經完全改變了看法。就像考古學家一樣,如果有什麼事情會導致巨大、迅速的改變,物理學家就會逃避它。也許這是人類的天性。因此我轉向大腦的另一半:開始主修藝術學。輔導員說我瘋了,他們問:你打算放棄物理學位?但我不需要它,也不想要它。後來為了畢業我不得不再多修兩年藝術及藝術史,最後在1970年取得學位。

前往加拿大

在經歷越南戰爭和接踵而來的國內動盪後,我簡直受夠了,我不知道我還能活多久,也不知道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麼。我僅僅是想快樂地活著,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我決定離開這裡,住進我一直向往的山中。因此我離開美國去加拿大,後來我才知道,一年後數千越戰反對者都像我一樣離開了美國。後來我和一名叫Renee的女子結婚,我們到庫特內湖邊的僻靜處建了一個小木屋。距離最近的公路也要走4公里,我們幾乎與世隔絕。

我開始過上我想要的生活。曾經總想看看自己能否過著原始的生活,因此我做了這個嘗試,剛開始還有點害怕,但很快我就習慣大自然的生活,奇妙、完美,基本上不花錢。這樣生活了一段時間後,我認識到,這比在城市中工作簡單多了!每天我只需努力工作約3小時,這太棒了,然後我可以玩樂器,到處跑。這就是我全部的生活,我很開心。這樣的生活讓我發現了一些關於自己的某些東西,使我(對實相)的理解產生了深遠影響。這些日子的生活可以歸結為“回歸我的內在小孩”。內在小孩被釋放了,在這個過程中,一些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像催化劑,最終促成了我現在的生活。

二位天使和他們的引導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15  

在加拿大溫哥華時,我們想去瞭解冥想,所以我們開始跟隨一位住在溫哥華的印度老師學習。為了表示我們的真誠,我們身著有頭巾的白色絲袍以示尊重。經過約4~5個月的冥想練習後,一天,兩位約3米高的天使出現在我們的房間!一位是綠色的、一位是紫色的。我的視線可以穿過他們透明的身體,但他們確實就在那裡。我們沒有期待、也沒有要求這現象發生,我們只是聽從印度老師給我們的教導。我認為老師也不是完全理解這事,因為他總是問我們很多問題。我的生活從那一刻起開始不同。

天使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們就是你”。我完全搞不懂他們在說什麼我說:“你們是我”?然後慢慢地他們開始教導我各種各樣的事情,關於我自己、這個世界以及意識的本質。最後我的心對他們完全敞開,我能感受到來自他們的巨大的愛,他們完全改變了我的生命。在數年間內,他們引導我去拜訪了大約70位不同的老師。在冥想中,他們告訴我將要去拜訪的老師的位址和電話。他們會告訴我,是先和老師通電話還是直接去老師家。所以,我只要照做,就總能找到對的人。然後按他們的指示在老師那裡待一定的時間。直到天使們說:“好,你學完了,離開!”

我記得他們送我到RamDass那裡後,我在那裡閑了三天,搞不懂要做什麼;後來有一天,我搭著他的肩要和他說話,瞬間感到一震,幾乎把我震到地上。天使說:“好了,你可以離開了”。我和RamDass成為了朋友,後來不管我跟隨他學習什麼,總是在一秒鐘之內就完成了。

RamDass的老師——尼姆•卡洛裡•巴巴的教導對我產生了深遠地影響。他相信:遇見神最好的方式,就是每一種方式”。我也曾接觸過、並且很珍惜與尤迦南達在一起的工作。後面我會提到關於聖•尤地斯瓦爾以及他的一些工作。我已經研究並練習了幾乎所有主要的宗教——穆斯林教、猶太教、基督教、道教、蘇菲派、印度教、藏傳佛教。並深入研究了道教和蘇菲教(蘇菲教研究了11年)。我拒絕錫克教,因為我認為軍事準備是不必要的。然而,對我來說其中最強大的老師還是美洲印第安人,他們打開了我所有靈性成長的門。對我的生命產生巨大的影響。但那是另一個故事,到時候我會告訴你們。

世界上所有宗教都在闡述相同的實相。他們用不同的詞、不同的觀念和想法,但都指向同一個實相,唯一的靈魂,穿透所有的生命。通過不同技巧可以達到不同的意識狀態,但只有那唯一的實相才是真實的。並且,當在你到達那裡時,你將會知道它。不管你想要怎麼稱呼它,給它不同的名字,它都是一樣的。

煉金術和透特的第一次現身

直到有一天,天使引我去見一位加拿大煉金術士。他正將水銀(鉛也可以)變成黃金。我跟隨他學了兩年煉金術並且親眼看到全過程。他有一個直徑18英寸的水晶球,裡面充滿液體,小水銀泡泡上升到水晶球,會經過一系列的顏色變化,最後上升至頂端,形成小黃金球,然後沉到底部。他會把所有的小黃金球收集起來用在靈性工作上。他有一間很普通的小房子,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本拿比市的一條普通的街上。如果你開車經過這條街,他的房子看起來和其它房子沒什麼區別,但在他的房子下面有一間秘密實驗室。他已經花了數百萬美元在黃金和持續的挖掘上,並建了一個巨大的物體,裡面充滿了電子天平等各種各樣的東西,以便他進一步深入自己的研究。他完全不關心錢,當然煉金術的目的也不是為了製造黃金或錢,而是為了理解水銀或鉛變成黃金的過程。

過程才是重要的。因為從水銀變成黃金的過程,和一個人從現有的意識層次到達基督意識的過程是相同的。事實上,如果你要研究煉金術,你就必須研究所有實際存在的化學反應,因為每個化學反應對應著生命在某個方面的經歷。

有一天,我坐在煉金術老師前面三尺遠,我們正在進行一種特殊的睜著眼睛的冥想,冥想持續了1~2個小時。然後,一件我從未見過的事發生了!他開始變得模糊,最後直接消失在我眼前!不見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傻傻地坐著。然後我猶豫地把手伸過去感覺他,沒有人在那兒。我完全被嚇到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只好繼續坐在那裡。不久之後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人出現在我眼前!絕對不是同一個人!我的煉金術老師約35歲,而這人大概是6070歲,而且矮了一點,只有1.6米的樣子。

他個子很小,像埃及人,黑皮膚,頭髮有點長,披在後面,臉刮得很乾淨,下巴有6寸長的濃密鬍鬚,並且有五個地方打了結。他穿著簡單的黃褐色長袖棉質衣褲,盤著腿,面對我坐著。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後,我觀察著他的眼睛,我看到了某種只有在嬰兒的眼睛裡才會有的東西。當你凝視小嬰兒的眼睛,那是很舒服的。因為那裡沒有期待,沒有判別,什麼都沒有。你只是融入他們的眼睛,而他們也融入你的眼睛。這就是看他的感覺,他有一雙嬰兒般的大眼睛,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期待。我與他瞬間連結在一起,毫無阻礙。他前所未有地觸動著我的心。

然後他問了我一個問題:“宇宙有三個遺失的原子,你知道它們在那裡嗎?“我根本聽不懂他的意思,所以我說“不知道”。然後他給了我一次體驗:把我送回創世之初並重新經歷它。這是非常有趣的出體經驗。回來後,我就理解了三個遺失的原子是什麼意思——至少我認為我已經知道了。於是我說“我認為你的意思就是說…”,然後把我的想法繼續告訴他。等我說完後,他僅僅只是微笑、點頭,然後就消失了。不久後我的煉金術老師再次出現。他對此完全不知情,似乎剛才的一切都只發生在我的體驗中。

我完全沉浸在這次體驗中。那時,天使要我跟隨其他4位老師學習,所以我一位接著一位地上課,生活非常充實。但除了這位出現在我面前的小矮人,我記不起任何事。我沒有問過他是誰、他從哪來。隨著時間流逝,這次體驗也漸漸褪色。但是我總會想到:他是誰?為什麼要我去尋找那三個原子,這和什麼有關?我渴望再次看到他,因為他是我曾經見過最純潔的人。12年後,我知道了他是誰,他就是透特1984111日,他再次出現在我生命中並給予我許多教導。然而,那是以後要講的其他的故事了。

透特亞特蘭蒂斯

埃及的透特幾乎可以追溯到亞特蘭蒂斯的起源。52,000年前,他就找出了不經歷死亡、並把意識維持在同一個身體內的方法。從那以後,他就一直待在那個身體中。直到1991年他才離開,並以一種新的、我們還無法理解的方式存在。他經歷了大部分亞特蘭蒂斯時期,甚至當了16,000亞特蘭蒂斯國王,那時他叫ChiquetetArlichVomalites,他的名字實際上是ArlichVomalites,其中“Chiquetet”意指“尋找智慧的人”,因為他想成為智者。亞特蘭蒂斯沉沒後(我們很快就會談到這段歷史),ArlichVomalites和其他高等存有等待了6,000年,才開始重建新的文明。

人類6,000年來一直處於沉睡狀態。當埃及開始蘇醒後,他來到埃及,自稱為透特,在整個埃及時期一直使用這個名字。埃及滅亡後,透特開啟了下一個主要文明:希臘文明。我們的歷史稱畢達哥拉斯為希臘之父,畢達哥拉斯學派開啟了希臘文明,而希臘文明是現代文明的開始。畢達哥拉斯在他的作品中提到,透特牽著他的手,帶他來到大金字塔底下,教導他這個實相的所有幾何學與實相的本質。通過畢達哥拉斯開啟希臘之後,透特進入希臘文明,稱自己為“赫爾墨斯”。

因此ArlichVomalites透特和赫爾墨斯是同一個人——請參考2,000年前赫爾墨斯寫的“翡翠石板”。

從那以後,他用過許多其他的名字,但我仍然稱他為“透特”。他在1984年回到我的生活,幾乎每天和我一起工作,每天用4~8小時給予我教導,直到1991年。這是我將與你們分享的大部分信息的來源,當然也有一些與其他資訊有關的來源,其他這些來源也已經被許多老師證實。

這個世界的歷史都來源於透特。在埃及時,他被稱為記錄員(Scribe),寫下發生的任何事情。他是一個十分公正的觀察者,極少去討論或干涉,除非他知道那是因為神聖的秩序,這正是他對智慧的主要理解。作為一名完美的記錄員,他是完美的,不是嗎?他一直都活著,僅僅只是坐著,觀察著生命的起起落落,記錄著一切。最後透特發現了離開地球的方法,他前往另一個有生命的星球,僅僅只是坐在那兒觀察他們如何生活,以得到智慧和理解。他從不干涉,保持絕對的沉默,大約每100年換個星球繼續觀察。

總之,透特2,000年前離開地球,研究其他的生命形式。然而透特認為自己是地球人。當然,我們幾乎都來自不同的地方,因為地球只有50億年的歷史,而靈魂是永恆的,任何其他的理解都是幻覺。但透特認為自己是地球人,因為他正是從這裡邁出了永生的第一步。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16

(上圖)透特的妻子,Shesat。她是個非常奇特不凡的人,甚至不亞於透特。她是第一個將我的意識帶入地球意識的人,大約是在西元前1500年。當時我的身體並不存在於地球,但是我們作了跨次元的意識連結:她因埃及人當時存在的問題而與我連結,她認為這個問題最終將影響整個世界和人類的未來。我們在一起密切地合作。我仍然深深地愛她,並且與她保持著親密的連結,儘管她已經不在了,透特也不在了。1991年,他們一起離開了宇宙的這段音程(Octave),進入完全不同的生命經歷。你將會理解,他們的行動對我們而言是重要的。

1984年,也就是我與煉金術老師冥想時,初次遇見透特12年後,透特回到我的生命中。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引導我的埃及啟蒙之旅。他讓我走遍埃及,在某些廟宇中演練儀式,接受啟蒙。他要求我進入大金字塔底部的一個特別空間,用原始的亞特蘭蒂斯語言,反覆念出很長的句子,以進入一種意識狀態:在那裡,我的身體完全是光。我保證,在適當的時機,我會說出這個故事。

透特:幾何與生命之花

在我從埃及回來後的第三或第四個月,透特說道:“我想看看天使給你的幾何圖案。”天使給了我一些基本的幾何圖形,包含了實相與靈魂關聯的方法。並教我冥想,我也將把冥想方法教給你們。這個冥想是第一個透特想從我這裡獲得的東西之一。我們的交換是:我接收他全部的記憶,他接收這個冥想。他想學會這個冥想是因為這比他曾經用的方法要輕鬆得多。他這52,000年的生活是十分牽強的,如同懸線上上:他必須每天花2個小時冥想,否則就會死亡:每天必須的冥想包括以頭朝北、腳朝南做的特定冥想1小時然後反向做另一種冥想1小時。為了保持他的身體再生,他每隔50年都要去一個稱為阿曼堤大(HallsofAmenti)的地方,在生命之花前坐上大約10年(生命之花是一種純淨的意識火焰,位於地球的子宮深處,人類的意識層次完全依賴它而存在。後面會再談到這個主題)。

透特對新冥想很感興趣,因為他花2個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只需用梅爾卡巴冥想做6次呼吸就夠了,快速、高效、更為精確,而且有更大的潛力,因為它引導你進入一種永恆的覺知形式。透特也開始教導我他所知道的海量知識。我和透特並非像我們現在這樣用言語交談,而是用的一種心靈感應與全息圖像相結合的方式來交流。也許你們會認為,他的思想對我來說是全相式的。事實上不僅如此:如果他想為我描述什麼,那麼我就會嘗到、感覺到、聞到、聽到,並能直接理解他的想法。

他說他想瞭解天使給我的幾何圖案,所以我以心靈感應的方式,用一個小光球,第三眼對第三眼地傳給他。大約5秒鐘之後,他說我漏掉了許多次元之間相關聯的資訊。因此我每天要花幾個小時坐在那裡畫圖,找出所有梅爾卡巴冥想的知識,現在我們稱之為「神聖幾何」。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17  

那時,我無法形容這種理解事物的方式,我不知道那是什麼。起初,我不知道它真正意味著什麼,我不知道除了古人,現在還有誰知道它,我以為全世界只有我知道。但當我涉入越深,就越意識到:它永遠存在,存在於整個地球歷史,存在於整個宇宙。透特以這種方式教導我很長時間。最後,我們完成了這個圖(上圖),他說它包含了一切——所有的知識,男性與女性,無所遺漏。

我知道這麼早就給出這個結論顯得武斷。但根據透特的說法,這個圖包含了存在於生命的各個方面的比例、數學的所有方程式,物理學的所有定律,音樂的所有和絃,生命的所有形式,所有原子、所有次元,包含波形宇宙中的一切(稍後我會解釋波形宇宙)。在他的教導下,我明白了這些事。我知道現在說出這些聽起來令人難以置信,如果情況允許的話,我願意證明我說過的一切。顯然,我無法證明圖中包含的創世的各個方面,因為一本書裝不下那麼多內容。但是我可以給出充分的證據讓你們理解:你可以在任何地方用到生命之花

後來透特告訴我,我可以在埃及找到生命之花的圖案。在與透特一起工作的這麼多年來,我一共只懷疑過他兩次,這就是其中一次。我的理智告訴我:不可能!因為那時我已經讀完了所有關於埃及的書,從沒見過這樣的敘述,這種圖案不會出現在埃及。然而他說我會找到它,然後就離開了。我甚至不知道要從哪開始找。

約兩星期後,我去看望我的朋友卡特裡娜•拉斐爾,我記得她寫過三本有關水晶的書。她剛從埃及回來,人在新墨西哥州陶斯縣的一間雜貨店裡。當我走進她的房間,她取回了一堆最近去埃及旅行的照片,堆在櫃檯上有10英尺高。然後我們開始聊天,某一刻她突然對我說:對了,我的指導天使告訴我,見到你後,要儘快把一張照片交給你。

 我說:”好啊,是什麼?“

她說:”我不知道。“

她轉過身去從背後那堆照片中隨手抽出一張交給我,說:“這就是我要給你的。“

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_118   

雖然卡特裡娜是我多年的朋友,但她對我的工作一無所知,因為那時我沒有別人談過我的工作。(上圖)就是她給我的那張照片,埃及牆上的生命之花

那面特別的牆可能是埃及最古老的牆之一,在一座大約6,000年的廟宇中,那是星球上最古老的廟宇之一。當我看見照片中的生命之花:“Wooooowww!“,除此之外我什麼也說不出。

卡特裡娜問:”那是什麼?“

我只能回答:“你不理解,但是,Wooooo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vlee0610

vlee06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第五章以后的译文哪里有啊?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